撸撸

终于弄完了,老陆画得最满意!有参考半临摹😂臭不要脸加个tag

瞎鸡巴配伴奏胡乱弹系列‼️这次是Remember me,因为看了两次中配的寻梦,还是中文版比较有感觉。本来想找钢琴谱自弹自唱玩,结果都是吉他谱……就瞎鸡巴不是很即兴的编了个即兴伴奏(前两小节是听吉他版的伴奏型,后面听不下去就自己瞎鸡巴配了,凑合吧😂)PS:一门心思都在搞这个上面,结果今天的即兴伴奏课被抽到不会弹😂罚站一节课,老师说什么时候把规定曲目弹好了什么时候就能坐下(。)😂😂

https://m.weibo.cn/status/4183338186807375?sourceType=qq&from=107C0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看小黄漫的时候刚好主人公黑发带带点胡渣……一下子就Hector滤镜了,偷偷添了点胡须和脸颊凹陷的线,捆绑play!完美!!

发了个小黄兔果然被和谐了😂😂https://m.weibo.cn/status/4183338186807375?sourceType=qq&from=107C0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微博现在应该还能看到

就……就最近那个很红的电影……和那个……很红的体位……😂#加勒比海盗# #我觉得我的画可以拿来烤火#

Flo俄罗斯场真的太他妈帅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好,米老师也超!可爱~
我觉得我的画可以拿来烤火系列😂

终于摸完了……双萨,老航萨动作参考杂志。哼着《浑身是胆雄赳赳》《迎来春色换人间》……画完的老航萨😂以及越画越少女,越描越车祸的黑洞flo萨

【摇滚莫扎特】 没错,这就是一个恶作剧

摇滚莫扎特同人

音乐学院AU

警告:大写的OOC

配对:研究生萨列里x大一生莫扎特

简介:比起高中刚毕业新进学院的大一新生多吃了好几年盐的萨列里,开始有点看不懂现在的小年轻了……难道这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代沟?

        此时此刻,安东尼奥•萨列里正在只有每逢校级及以上规模的音乐会才会开放的高级音乐厅的后台化妆间里,跟着网络上的化妆教程艰难地画着眉毛。

       “这样化真的对吗?……”第一次给自己化妆的萨列里不禁皱起眉,把脸贴近镜子看了看,小声地质疑自己。反正化妆间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自然没有人听得到他的自言自语,也没有人看得到这位作曲系里最受导师与院长青睐的优等生笨拙地为自己化妆的样子。

        毕竟他特地看准了大家都在前台忙活的时机,想着速战速决地梳化好,然后在众人钦佩与赞赏的目光中,自信从容地走完这场研究生专场音乐会……但实际情况好像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他为了化这个该死的妆已经花了有一个多小时了!那几撮刘海早已被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水浸湿……萨列里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把好不容易整理好,却因为被汗水打湿而垂到眼前的刘海别到耳后……

       “该死!这怎么比非要在没有灵感的时候进行创作还要难?”他快要失去耐心了,一股焦虑和烦躁在心头升起……

        “有人在里面吗?……哦!萨列里学长!原来您在这儿啊!还有十五分钟专场就要开始了,导师们和学院领导全都来了!观众席到处都是人,连走道都被挤满了!我听见大家都在讨论您的新作,他们看起来很期待的样子!那么您准备好了吗?”那带着和他的发色同样活泼闪耀的气息,被各位导师喻为“令人头疼的天才”的转校生莫扎特径直推开化妆室的门,闯进萨列里的视野。

        专注于研究妆容的萨列里着实地被激动得手舞足蹈的莫扎特吓了一跳,手中的眉笔被抖落在梳妆台上,慌乱中另一只手打翻了谱夹旁还没来得及盖上盖子的散粉,黑色的谱夹瞬间被撒上星星点点的粉末“我的天……还能比这更糟吗……”面无表情的萨列里内心绝望的想到……

        这位闯入化妆间的充满活力(更可以说是精力过剩)的年轻人就是刚登记入学不久的沃尔夫刚•阿玛德乌斯•莫扎特。虽然入学不到一个月,但就几乎已经让所有人都领教过他的厉害——除了他从小就远近闻名的令人嫉妒的作曲天赋以及过人的演奏能力,制造麻烦的能力也是大师级的,而且由他所制造出来的灾难也往往都是史诗级的。他总是能让一些简单的问题变得复杂起来……这直接导致全院上下很快就对他的名字烂熟于心,导师们和院长也是对这个拥有极高音乐天赋的麻烦制造者又爱又恨。

        萨列里叹了口气,捡起桌上可能里面已经断成了几节的眉笔塞回化妆包,拿出纸巾擦拭弄脏的谱夹,不料那些闪烁着的矿物粉末在谱夹上越涂越开……“嗯……我马上就好。你去忙你的吧,场务不是有很多事要做吗?”不愿与这个被临时抓来做场务的麻烦制造者有太多牵扯的萨列里含糊地回应着,挫败地拿起谱夹拍了拍,试图把谱夹上残留的粉末拍掉,结果手掌上也粘上了不少亮晶晶的粉末。

      “我是被吩咐来催您的!您瞧您衣服都还没换好,就让我来帮您吧!”萨列里正想委婉拒绝莫扎特的好意,却只见莫扎特面带微笑地带上了化妆间的门,取下了衣架上自己刚从干洗店拿回不久的马甲和西装外套走到他身边“我们得抓紧时间了,这场音乐会缺了指挥可不行!”他举起马甲,方便让萨列里穿上……

        萨列里看了看衣服,再看了看举着马甲的莫扎特“我自己来就好……”说着,伸手要去拿。谁知莫扎特顺势把马甲套进萨列里的手臂,轻柔地带着他的另一只手穿过衣服的上的洞。萨列里诧异于莫扎特对于一个还没那么熟的学长过于亲密的举动,但很快恢复了镇定,并默许了对方的行为……只是萨列里在父母去世后就很少能体会到这种类似于被关心的感觉,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谢谢……”他礼貌地对这位还不太熟悉却热情过头的学弟道谢。

        萨列里还没说完这两个字,莫扎特就从背后贴了上来“我帮您整理一下……”接着双手环过萨列里的腰,很自然地把头搁在他的肩上。萨列里强压下内心异样的感觉,努力克制自己纷乱的思绪,莫扎特四处乱翘的金色短发挠得萨列里脖颈发痒,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开始烧起来了。

        几乎将萨列里抱在怀里而不自知的莫扎特看着镜子里的倒影,摸索着抚平对方胸前衬衫上褶皱的手顺着身体的曲线一路抚到腰际,手指灵巧地为他扣上马甲上的纽扣。紧接着,莫扎特握住他还僵在半空中的双臂,迫使他往后转面对自己,首先为对方整理好衬衫领子,而后小心翼翼地替他别好那几缕湿透的垂在对方眼前的恼人的刘海。萨列里低垂着眼眸,他从未如此感谢过时常从耳后滑落到面前的刘海,最起码还能遮一下自己不知为何从耳根扩散开的红晕。

        整个化妆间开始弥漫着沉默而又尴尬的气氛,萨列里认为大概只有自己感受的到……太近了,他们靠的太近了!!自他成年后,除了礼节性的贴面就从未与其他人靠的那么近过,就算是行贴面礼也没有持续这么久的!他甚至能闻得到莫扎特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内心翻腾的萨列里下意识地躲避着对方炙热的视线,垂下眼帘盯着他身后的地板砖发呆,脑子里却不断发出蜂鸣般的警报,他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

        萨列里不是没有听说过莫扎特的各种“光辉事迹”和“花边新闻”,若非是莫扎特为自己整理衣服时的神情是这样严肃认真,萨列里真的会认为这一定是个恶作剧。

        莫扎特整理好的那一瞬间,他像迫切地想要逃开似的立刻往旁边撤了一步“好了,谢谢……时间到了,我该上场了。”萨列里语速飞快,说完之后生硬地扯了扯嘴角,露出类似于微笑的表情(显然没有成功)看了一眼满脸写着天真无邪的莫扎特,萨列里为自己对对方产生不必要的猜测和怀疑而感到羞愧,一把抓起谱夹和西装外套快步走出化妆间。直到走上舞台前,萨列里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

        目送着萨列里走后,整个化妆间只剩下莫扎特一个人了。他走到梳妆镜前,双手撑着台面望向镜中自己的倒影,过了一会儿发出了一串神经质般的笑声。因为他看见了自己在重重伪装下眼底重燃的渴望……

甘愿臣服在莫扎特才华下的萨列里~(我说莫扎特你省着点玩♂,萨列里已经一脸肾透支了……)